補充課文

孩子的鐘塔

孩子的鐘塔 李黎

「鐘塔」其實不大像座塔。若不是滿掛著許多大大小小的銅鐘,三層鐵架子的造型遠遠看去倒像是供兒童攀爬的體操架──十八呎的高度當然沒有孩子爬得上去,只有從海灣那邊吹拂過來的海風,會讓一百多口小鐘和中央那口大鐘發出清脆愉悅的鳴響,像孩子們快樂的笑聲。難怪這座鐘塔名叫The Children’s Bell Tower:孩子的鐘塔。

舊金山北方的波地佳灣,一直因著希區考克在當地拍攝鳥而遠近知名。然而現在愈來愈多外地來的訪客,也知道這座鐘塔的故事,以及一個名叫尼可拉斯的小男孩的事跡。

一九九四年秋天,七歲的尼可拉斯‧格林,隨著父母親和妹妹從美國加州到義大利度假。正當一家四口快樂地遊賞西西里島的風景時,兩名盜匪認錯了人,朝他們的座車開槍……尼可拉斯頭部中彈,送到醫院已經無救了。

換作任何一對父母親,必定會匆匆帶了孩子的遺體回家安葬,永遠也不要再面對那個取走他們愛兒性命、造成他們終生痛憾的可詛咒的國度了。

然而這對來自波地佳灣的格林夫婦,在當地醫院宣布他們的孩子腦死之後,立即作出一個在那種情況下是相當艱難而重大的決定:應允醫生的要求,將尼可拉斯遺體上有用的器官全部捐贈出去。

於是,尼可拉斯的心臟救活了一名十五歲的少年,肝臟救活了十九歲的少女,兩枚腎臟救助了兩名兒童,眼角膜讓兩名盲人重獲光明,胰臟細胞治癒了一名糖尿病患者。這些人,當然全是義大利人。

格林夫婦的義舉震撼了整個義大利。除了無數來自個人、民間團體、媒體和政府的感激頌揚之外,最強有力的反應,是器官捐贈的行為忽然成倍成倍地增加了。像漣漪擴散一般,從義大利,從美國,這個動人的事跡流傳到全世界,改變了許多人對器官捐贈的保守觀念,更改變了許多罹患不治之症,亟需救助的病人的命運。這個現象,媒體稱之為「尼可拉斯效應」。

尼可拉斯的爸爸媽媽,從下了那個決定開始,就繼續不斷地為他做了許多事情:除了器官,還捐出原為他將來上大學的基金,設立一個全國性的才智兒童獎學金。他們倆抑制著自己最深沉的悲痛,接受無數媒體訪問,不厭其煩地一遍又一遍陳述自己這樁行為的理念,並且一再重回義大利那處傷心地,處理源源而來的後事──這一切,無非是為了要把「尼可拉斯效應」無止境地推展下去。

尼可拉斯效應:一個男孩送給世間的禮物,正是尼可拉斯的爸爸瑞格‧格林寫的書。曾經做過新聞記者的父親,藉著自己所熟習的文字,親密對話般地展現了他在媒體上難以流露的心底深處的情懷。書中有幾頁尼可拉斯、他的親人,以及器官捐贈受惠者的照片,最可愛而又令我不忍看的一幀,是葬禮上尼可拉斯五歲的妹妹,舉起手中的玩具兔兔,輕輕為媽媽擦拭臉上的淚水……

喪失子女的傷痛,除非身臨其境,否則永難體會,但旁人當能理解這對父母親的至愛,表現在如此苦心護持亡兒的「永生」──尼可拉斯肉體的一部分活在七名義大利人身上,他的名字和事跡活在無數人心裡,並將永存在一些醫學和人文的典籍中。他可愛的笑臉,會比許多徒然追求「不朽」的所謂偉人的容貌更令人難忘。格林夫婦選擇了用這樣高貴的方式來愛他、紀念他,然而對於絕大多數的父母親來說,這樣的選擇還是太艱難了。

「孩子的鐘塔」矗立在一片寬闊的草地上,那是尼可拉斯生前常來玩的地方。上面的一百四十口小鐘來自義大利各地的家庭、教會、學校,向尼可拉斯的父母親致意。中間一口名廠特鑄、被教皇祝福過的大鐘,鐫刻了尼可拉斯和七名受惠者的姓名。鐘塔下滿置著花束、小汽車、玩具熊、零錢……顯然許多來訪的人,都準備了一份送給七歲男孩的小禮物。

在小鐘如鈴般輕巧的聲響中,我想著南邊的聖地牙哥,也曾有過一個男孩,捐出他一雙美麗的眼睛──那兩名因他而重獲光明的人,在世上某個地方,心中可會偶然響起細細的、如孩子笑聲般的鐘聲呢?

 

#孩子的鐘塔 #李黎 #國中國文 #課文 #翰林版 #國文教學 #補充課文 #尼可拉斯效應

本文網址:孩子的鐘塔

本文網站:香香老師愛碎念

孩子的鐘塔 有 “ 1 則迴響 ”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